欢迎访问章丘市人民法院门户网站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审执业务 > 执行

章丘法院关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实施情况的统计分析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年06月08日

  为了加快完成“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任务,有效遏制被执行人隐匿财产、逃避执行,进一步做好执行工作,近期章丘法院对2013年至2016年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实施情况进行了梳理,并提出对策建议。

  一、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实施的基本情况

  (一)失信名单发布数量大幅上升

  2013年至2016年,该院共受理执行案件12350件,分别为2013年2576件、2014年2973件、2015年3050件和2016年3751件;同期,共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4211件,分别为399件、397件、1494件和1921件,分别占当年受理案件数的15.5%、13.3%、48.9%和51.2%。目前,执行案件自动履行率约为15%-20%,强制执行率约为25%-35%,2015年以来,基本做到了对未执结案件中有能力履行生效裁判义务而未履行的被执行人全部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二)失信被执行人中以自然人居多

  自2013年10月1日起,该院按照上级法院要求,共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9045人,其中法人及其他组织581个,自然人8464人,占总人数的93.5%。按照人员结构分析,自然人中特殊身份为国家工作人员和其他两类,其中国家工作人员有15人。

  (三)百万以下标的案件数量居多

  统计显示,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涉及案件标的0-10万元的为2510件,10-50万元的为1485件,50-100万元的为112件,100-500万元的为74 件,500-1000万元的为30件。大部分案件集中在100万元以下,其中10万元以内标的的案件约占总案件数的59.6% 。

  (四)信用惩戒措施实施效果明显

  限制出行及贷款受限是最有效的惩戒措施。2013年以来,因出行限制及贷款受限而主动履行的被执行人约400人次,约占失信被执行人主动履行案件的85%,效果明显。通过失信被执行人信用惩戒措施的不断强化,部分纳入失信名单的被执行人主动履行了判决义务。近年来,该院共屏蔽、撤销名单470件,其中2013年73件,2014年79件,2015年158件,2016年160件。

  二、实施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和困难

  (一)信息管理制度不完善,标准不统一。目前,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管理仍依据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但规定较为笼统,对于纳入名单的具体情形规定不全面,实践中存在名单启动、纳入标准不统一的情况。虽然2016年最高法院发布了上述规定的修改意见(征求意见稿),但尚未正式出台,执行信息管理系统中填报的相关事由亦未更新,启动和纳入标准仍不明确。另外,修改后增加的信息管理制度规定较为原则,对信息录入工作的日常工作检查、抽查机制以及错误更正程序等问题还有待于进一步细化。

  (二)失信惩戒范围过窄,针对性不足。现阶段,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惩戒功能集中于购买机票、高铁票、融资贷款、市场准入和高消费等,其中购买机票、高铁票、融资贷款方面的限制,对尚在经营的企业和商业活动密切的个人有明显效果,但对多数不依赖上述措施生存的失信被执行人效果不佳。2013年以来,该院通过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执结案件470件,执行标的近5000万,仅占公布失信名单的14.7% ,仍有大量的案件未执行,失信惩戒的范围、方式需要进一步探索,才能有效发挥失信惩戒的作用,更好地缓解执行难题。

  (三)信息发布渠道覆盖面不够,影响效果有待加强。目前,执行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主要发布渠道是最高法院官网,该网站受众面比较窄,关注度受一定影响,不能达到预期效果。2016年,章丘法院通过电视、报纸、微博、微信等渠道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04件、300余人次,取得了良好法治宣传效果。但通过媒体公布名单尚未形成固定发布制度,发布频次不高,持续时间较短,覆盖面不够,尤其是对熟人聚集的村庄、工作单位信息投放不准确,媒体宣传带来的道德舆论效果还不够明显。另外,名单发布的内容主要是失信被执行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发布形式和内容过于单一,对于失信被执行人缺乏必要的等级分类,客观上影响了失信惩戒效果。

  (四)信息反馈渠道不畅,部门联动不够。依据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的相关规定,名单信息除由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统一进行推送给银监会、证监会、铁路总局、航空管理总局等联合惩戒单位外,对政府机关、行业协会、金融机构、承担行政职能的企事业单位等,需要根据情况进行通报,而在实践中,部门单位对联合信用惩戒认识不统一,通报流程、联系机制不完善,存在反馈信息不及时,甚至对人民法院传递的失信信息置之不理的情况,影响了名单信用惩戒的威慑力。

  三、强化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的意见建议

  (一)统一实施尺度,完善信息管理制度。结合上级法院文件要求和我院工作实际,制定落实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实施细则,明确将消费水平与报告财产状况明显不符、拒不履行判决书指定行为等纳入名单、拒不履行调解协议情形等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进一步明确不应纳入的情形以及屏蔽、撤销申请流程等程序,统一名单制度实施尺度。确立专门机构或人员负责该项工作,配置专业能力强、具备计算机操作、电子档案录入能力的法官助理或书记员,缓解法官信息录入压力。加强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录入管理,强化信息检查,及时纠正错误录入信息,提高公布信息的准确性和有效性。

  (二)探索建立名单分级分类制度,提高惩戒针对性。进一步完善失信被执行人录入信息的内容,按照失信被执行人主体情况、失信原因、履行能力等因素,对失信被执行人失信信息的分类和等级进行评价和区分,并将评价情况纳入推送系统,并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开,进一步推进社会信用体系的建设和完善。根据不同分类和等级,采取针对性的惩戒措施,强化名单惩戒效果,例如对经营性企业、经商个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后,重点通报工商、发改委、安检、房管、国土等部门,重点强化其经营范围内的市场准入限制;对村民或国家工作人员,可探索将失信信息通报村委或工作单位,有效发挥舆论惩戒作用。

  (三)拓展信息公开方式,提升信用惩戒效果。目前,该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公布以最高人民法院官网公布为主,并已经形成常态。为满足更多人群的信息接受需求,应着力扩大信息发布的传播面和覆盖面。如与辖区电视台、报纸等地方媒体合作,定期集中滚动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增强媒体宣传影响力;有效利用法院官方微信、微博等新媒体平台,开办专栏定期曝光失信被执行人等方式,定期、广泛公布名单,扩大名单公开覆盖面。根据不同被执行人不同主体情况,可以考虑通过张贴公告、发送通报的形式,在失信被执行人生活地或工作单位进行公布,增强信息公开针对性,使失信被执行人承受邻里、同事的道德谴责,督促其履行法律义务。

  (四)完善信息共享惩戒制度,提高信息联动实效。积极争取党委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的支持,制定出台区域执行征信体系的指导性意见,明确辖区银行、公安、工商、国土、房管等联动部门的职责。建立信息沟通联席机制,各联动单位选派专人负责信息联络沟通工作,定期通报信用惩戒情况。建立信息查询联动机制,进一步简化信息查询、通报反馈手续,提高信息共享效率。进一步明确联合惩戒范围,根据通报名单和情形,严格限制失信被执行人公司注册、融资贷款、承揽工程、购置房产、高额消费等行为,敦促失信被执行人及时履行义务,全面推进诚信体系建设。

关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济南章丘市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章丘市府前大道929号  电话:0531-85833600 85833700  邮编:250200